English
中國農科院微信公眾號
農科專家在線微信公眾號
MENU
當前位置: 首頁» 新聞中心» 專家觀點

董紅敏:推動環境治理 促進鄉村振興

——第二次全國污染源普查畜禽養殖業源排放情況解讀

【字體:

  全國污染源普查是重大的國情調查,是環境保護的基礎性工作。根據《全國污染源普查條例》規定,國務院決定于2017年開展全國范圍內的污染源普查,普查范圍包括工業污染源、農業污染源、生活污染源、集中式污染治理設施、移動源及其他產生、排放污染物的設施。畜禽養殖業是農業源的主要污染物來源之一,通過此次畜禽養殖業污染源普查,可以掌握各種畜禽養殖廢棄物產生、污染物排放、資源化利用的底數,有利于研判我國畜禽養殖環境形勢,制定實施有針對性的廢棄物利用政策和行動方案。同時,對于改善6億農民的生產生活環境、促進鄉村環境治理和鄉村振興、補齊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生態環境短板,也具有重要意義。

  一、普查范圍全面,體現治理成效

  根據《畜禽養殖業普查實施方案》,納入第二次全國污染源普查(以下簡稱“二污普”)的畜禽種類,包括生豬、奶牛、肉牛、蛋雞和肉雞等五大主要畜種,涉及全國2981個畜禽養殖縣。此次普查對37.88萬個畜禽規模養殖場進行了入戶普查,抽樣調查6.4萬個規模以下養殖場(戶),同時,在全國范圍內選擇214個產排污系數定位監測點,開展產排污系數監測。在此基礎上,核算了我國畜禽養殖業主要水污染物排放量,為順利完成“二污普”提供了可靠的保障。

  衡量畜禽養殖業污染源排放狀況,最主要的指標是單位動物排放強度。根據《畜禽養殖業污染物排放標準》(GB18596-2001)給出的各種動物換算系數,此次普查將奶牛、肉牛、蛋雞和肉雞折算成生豬養殖當量,將各種污染物排放量除以總的生豬養殖當量,測算出單位動物的污染物排放強度。

  結果表明,《第二次全國污染源普查公報》所覆蓋的養殖量約為8.14億頭豬當量,而2007年第一次全國污染源普查(以下簡稱“一污普”)所覆蓋的養殖量約為4.41億頭豬當量;“二污普”與“一污普”相比,養殖量增加了約3.72億頭豬當量。化學需氧量(COD)、總氮(TN)、氨氮(NH3-N)和總磷(TP)排放強度分別為11.56、0.69、0.13和0.14千克/頭,其中,COD、TN和TP排放強度,較“一污普”結果分別降低了55.5%、67.2%和57.9%(“一污普”未調查畜禽養殖業的NH3-N排放量)。

  分析以上數據可以發現,我國畜禽養殖業污染物排放實現排放總量和單位動物的排放強度雙下降,尤其是單位動物污染物排放強度大幅度下降。這說明,我國畜禽養殖方式轉變、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和污染防治取得了顯著成效。

  二、工藝升級換代,污水減量明顯

  我國自2007年開始,支持規模養殖場改水沖清糞為干清糞,改無限用水為控制用水,改明溝排污為暗管排污,極大減少了畜禽養殖場的污水產生量。

  以一個年出欄萬頭的生豬養殖場為例,如果采用水沖清糞,每天產生的污水量約為120~150立方米;采用干清糞,每天產生的污水量則只有40~60立方米,污水減少幅度達到60%以上。

  依據兩次普查所獲得的全國主要畜禽清糞方式數據,2017年規模豬場采用干清糞工藝的比例已經達到81%,水沖清糞比例下降至9%;而“一污普”結果顯示,生豬規模化養殖場干清糞的比例只有55%,水沖清糞的比例高達43%。與“一污普”相比,2017年畜禽規模養殖場采用干清糞的比例增加了26%、水沖清糞比例降低了34%。這“一增一減”顯著減少了全國畜禽規模養殖場的污水產生量,極大提高了固體糞便收集率,促進了糞肥資源化利用,降低了污染物排放量。

  三、推進“以用促治”,污染排放減量

  十年間,畜禽規模比重快速提高。根據農業農村部統計,生豬年出欄500頭以上的規模比重,從2007年的21.8%提高到2017年的46.9%;奶牛存欄100頭以上的規模比重,從2007年的16.4%提高到2017年58.3%。隨著《畜禽規模養殖污染防治條例》《國務院辦公廳關于加快推進畜禽養殖廢棄物資源化利用的意見》的實施,資源化利用政策支持力度加大,有效推進了“以用促治”,實現了廢棄物資源化利用和污染減排的雙贏。

  十年間,國家先后實施了全國主要污染物總量減排環境管理政策(農業源減排)、畜禽標準化養殖、區域生態循環農業建設、農業面源污染治理、大中型沼氣工程建設項目等。2017年起,加大了畜牧大縣畜禽糞污資源化利用基礎設施建設支持力度,3年累計安排中央資金176.5億元,實現了585個畜牧大縣全覆蓋,提高了畜禽糞污處理設施裝備配套率和綜合利用率。

  對比“一污普”畜禽規模養殖場普查結果發現,2017年,規模化養殖場基本上配套了糞污處理設施設備,污水采取資源化利用和達標排放方式的養殖場比例超過90%,特別是國家鼓勵的糞水還田肥料化利用和厭氧發酵生產沼氣兩種主要資源化利用模式,合計占比較2007年增加了50%以上。而“一污普”時,生豬和奶牛規模養殖場污水未處理直接排放的養殖場比例超過50%,2017年污水利用的規模化養殖場數量占比較2007年提高了40%,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率由原來的50%提高到了70%。

  源頭減量和資源化利用有效減少了畜禽養殖業污染物排放量和排放強度。但與發達國家相比,由于我國畜禽養殖污染防治工作起步較晚,規模養殖場特別是中小規模養殖場糞污處理設施運行不穩定、還田利用不規范等問題依然存在。同時,“二污普”主要以水體污染物為主,對抗生素和重金屬等潛在的污染物沒有監測,畜禽糞污治理任務任重道遠。

  為此,建議持續推進畜禽養殖污染防治和資源化利用工作,在污染源普查的基礎上,對現有的產排污系數重點監測點開展氮、磷等面源污染和氨氣、臭氣等持續觀測。開展糞污還田利用全鏈條監測,加強廢棄物處理利用設備研發和推廣,進一步提升規模養殖場的糞污設施裝備水平。力爭到“十四五”末,畜禽糞污綜合利用率達到90%以上。

  (作者系中國農業科學院農業環境與可持續發展研究所副所長)

  

TOP 西藏11选5-官网